GMP,药品,药学,制药,新药,色谱,药品生产,中药,药材,原料药,医药,中间体,药用辅料

执业药师考试辅导中药炮制学(第八讲)

时间: 2008-08-28 06:30:09 作者: 来源: 字号:

  煅法--中药炮制学 
  煅法包括明煅法、密闭煅法和煅淬法。  

  一、明煅法  药物煅制时,不隔绝空气的方法称明煅法,适用于矿物药、贝壳类和化石类药物。煅制方法有炉口煅,平炉煅,反射炉煅。后两法煅制温度高,生产量大,但不耐高温。化石类、贝壳类药物不宜用后两法煅制。煅制时应将药物大小分档,药物受热均匀,煅至内外一致而“存性”,应一次性煅透。对主含云母类、石棉类、石英类矿物,煅时温度应高,时间长。  
  明矾  
  主含硫酸铝钾[kal(so4)2·12h2o],有明矾和枯矾两个规格。明矾解毒杀虫,清热消痰,燥湿止痒;外用解毒止痒;枯矾酸寒之性降低,涌吐作用减弱,增强了收敛、生肌、止血、化腐作用。煅制时一次性煅透,中途不得停火,不要搅拌。白矾含水量按分子式中所含结晶水计算为45.53%,白矾用传统方法制成枯矾,失重45%即可。煅制温度应控制在180~260℃之间。  
  石决明  
  有石决明和煅石决明。生石决明偏于平肝潜阳,煅石决明咸寒之性降低,缓和平肝潜阳的功效,增强了固涩收敛、明目的作用,石决明要求煅至酥脆,呈灰白色或青灰色,无珍珠样光泽。  

  二、 煅淬法  将药物按明煅法煅烧至红透,立即投入规定的液体辅料中骤然冷却的方法称煅淬。常见的有醋淬自然铜、、代赭石、磁石;酒淬阳起石、药汁淬炉甘石等。煅淬目的:经煅淬的药物均可使其质地酥脆,易于粉碎,利于有效成分的煎出。此外,还能改变药物的理化性质,减少副作用,增强疗效,如自然铜、阳起石、皂矾、炉甘石等。一些矿物药煅、淬前后,矿物的变化是多方面的,既有单纯的晶体结构变化,如代赭石中赤铁矿转化为磁赤铁矿;也有晶体结构,化学成分都有改变,如自然铜中黄铁矿转化为磁黄铁矿;更常见的是局部氧化、醋淬中的醋酸化或水化。煅淬时应反复进行数次,使液体辅料吸尽,药物全部酥脆为度。  
  自然铜  
  有自然铜和煅自然铜。本品多煅用,经煅淬后,可增强散瘀止痛作用,煅后使质地疏松,便于粉碎加工,利于煎出有效成分。自然铜主含二硫化铁,经火煅后二硫化铁分解成硫化铁,经醋淬后表面生成醋酸亚铁,且能使药物质地疏松易碎,便于粉碎,并使药物中铁离子溶出物增加,易于体内吸收,促进体内造血系统功能。煅制工艺,一般认为煅至红透(800℃左右,1~2h),醋淬数次,内外均应煅至无金属光泽,松脆为度。  
  磁石  
  有磁石和煅磁石。生磁石偏于平肝潜阳,镇惊安神,煅磁石聪耳明目,补肾纳气力强,并质地酥脆,易于粉碎及煎出有效成分,缓和了重镇安神的功效。一般每100kg磁石,用醋30kg,应反复煅淬至酥脆,取出,干燥,碾成粗粉。  

  三、  扣锅煅法(闷煅)  药物在高温缺氧条件下煅烧成炭的方法称闷煅法,亦称扣锅煅法。煅制目的:为了改变药物性能,产生新的疗效,增强止血作用,如血余炭、棕榈炭等;有些有毒药物经煅炭后可降低毒性,如干漆、蜂房等;有些药物经煅炭后可增强收涩、敛疮等作用,如灯心、蜂房等。煅烧时应随时用湿盐泥堵封两锅相接处,防止空气进入,使药物灰化;煅后应放置完全冷却后开锅,以免药物遇空气而燃烧灰化;煅锅内药料不宜装满,以免煅制不透;判断药物是否煅透,可用观察扣锅底部米或纸变为深黄色或滴水即沸的方法来判断。  
  血余炭  
  本品不生用,入药必须煅制炭或炒成炭,用于吐血、咯血、衄血、尿血、崩漏下血、外伤出血。

  蒸、煮、炼法为一类“水火共制”法。 
  一、蒸法 
  (一)蒸制目的  便于保存,如桑螵蛸、黄芩、人参;有的药物蒸后性味改变,产生新的功能,临床适用范围扩大,如地黄、何首乌、大黄;有的药物蒸制则是为了便于软化切制,如木瓜、天麻、玄参。 
  (二)操作方法  将待蒸的药物洗漂干净,并大小分开,质地坚硬者可适当先用水浸润1~2h以加速蒸的效果。与液体辅料同蒸者,可利用该辅料润透药物,然后将洗净润透或拌均匀辅料后润透的药物,置笼屉或铜罐等蒸制容器内,隔水加热至所需程度取出,蒸制时间一般视药物而定,短者1~2h,长者数十小时,有的要求反复蒸制(九蒸九晒)。 
  蒸制过程中一般先用武火,待“圆气”后改用文火,保持锅内有足够蒸气即可。但非密闭容器内酒蒸时,要先用文火,防止酒很快挥散,达不到酒蒸目的。 
  (三)适用药物 清蒸——黄芩;酒蒸——肉苁蓉、山茱萸、女贞子;既可清蒸又可酒蒸——地黄、黄精;醋蒸——五味子;黑豆汁蒸——何首乌 
  何首乌  有何首乌和制首乌。生首乌苦涩性平兼发散,具解毒,消肿,润肠通便的功能,经黑豆汁拌蒸后,味转甘厚而性转温,增强了补肝肾,益精血,乌须发,强筋骨的作用,同时消除了生首乌滑肠致泻的副作用,宜于久服。制首乌,取生首乌片或块,用黑豆汁拌匀,润湿、置非铁质蒸制容器内,密闭,蒸或炖至汁液被吸尽,药物呈棕褐色时取出,干燥。每100kg何首乌,用黑豆10kg煎汁。总蒽醌、结合蒽醌含量随着蒸制时间延长而减少游离蒽醌开始时增加,20小时后减少,二苯乙烯苷含量随蒸制时间增加而降低。外观质量以蒸32h为最好。制首乌具有免疫增强作用和肝糖原积累作用,而生首乌无此作用。 
  黄芩  有黄芩、酒黄芩和黄芩炭。生黄芩清热泻火力强,酒制入血分,并可借黄酒升腾之力,用于上焦肺热及四肢肌表之湿热;同时,因酒性大热,可缓和黄芩苦寒之性,以免伤害脾阳,导致腹痛;黄芩炭清热止血为主。黄芩蒸制软化一般蒸至“圆气”后半小时,或煮沸10min,闷至内外湿度一致时,切薄片,黄芩蒸制或沸水煮的目的在于使酶灭活,保存药效,又使药物软化,便于切片。黄芩遇冷水变绿,就是由于黄芩中所含的酶在一定温度和湿度下,可酶解黄芩中所含的黄芩苷和汉黄芩苷,产生葡萄糖醛酸和两种苷元,即黄芩素和汉黄芩素。其中黄芩苷元是一种邻位三羟基黄酮,本身不稳定,容易被氧化而变绿,故黄芩变绿,说明黄芩苷已被水解。 
  地黄  有鲜地黄、生地黄、熟地黄、生地炭和熟地炭。鲜地黄清热、凉血、止血、生津;生地黄性寒,为清热凉血之品,具有养阴清热,凉血生津的功能;蒸熟地药性由寒转温,功能由清转补,具有滋阴补血,益精填髓的功能;生地炭凉血止血,用于吐血,衄血,尿血,崩漏;熟地炭以补血止血为主,用于虚损性出血,熟地黄有酒蒸(30kg/100kg)和清蒸两法,蒸至显乌黑光泽,味转甜,取出,晒至八成干,切厚片,干燥,筛去碎屑。生地黄经长时间加热蒸熟后部分多糖和低聚糖可水解转化为单糖。单糖含量比生地黄明显增加。 
  黄精  有蒸黄精和酒黄精(20kg/100kg)。生黄精具麻味,刺人咽喉,一般不直接入药;蒸后增强补脾润肺益肾的功能,并除去麻味,以免刺激咽喉,用于肺虚燥咳,脾胃虚弱,肾虚精亏;酒制能助药势,使之补而不腻,更好地发挥补益作用。 

  二、煮法  煮法中,无论是清水煮(如川乌、草乌),甘草汁煮(如吴茱萸、远志),甘草、黑豆煮(如附子),还是用固体辅料豆腐煮(如藤黄、硫黄等),主要目的是降低毒性,珍珠豆腐煮主要是为除污。煮法可先用武火后用文火,一般煮至中心无白心,刚透心为度。若用辅料起协同作用,则辅料汁液应被药物吸尽。煮制一般温度小于或等于100℃,煮制时间一般短于蒸法,长于燀法。 
  藤黄  有藤黄和制藤黄。生藤黄有剧毒,不能内服,外用于痈疽肿毒,顽癣;制后毒性降低,可供内服,用于跌打损伤,金疮肿毒,肿瘤。制藤黄常用豆腐制,每100kg藤黄,用豆腐300kg,煮或蒸3~4h,候藤黄全部熔化,取出,放冷,除去豆腐,干燥。现代研究表明,各种制法中以高压蒸制法较佳。

  川乌  有生川乌和制川乌。生川乌有毒,多外用,用于风冷牙痛,疥癣,痈肿;制后毒性降低,可供内服,用于风寒湿痹,肢体疼痛,麻木不仁,心腹冷痛,疝痛,跌扑剧痛。制川乌,用水浸泡至内无干心,取出,加水煮沸 4~6h,或蒸6~8h,至取大个及实心者切开无白心,口尝微有麻舌感时,取出晾至六成干,切厚片。川乌有大毒,炮制的目的是为了保留有效成分总生物碱含量,而降低毒性成分双酯型生物碱含量。川乌炮制目的都是通过水和(或)加热方法来促进双酯型生物碱的水解和分解,或在炮制过程中脂肪酰基取代了c8—oh 的乙酰基,生成酯碱,从而降低了毒性,若从减毒效果看,以蒸、煮等湿热处理方法去毒效果最好。根据水降解毒的原理,可将川乌炮制工艺改为高压蒸制法来炮制。 
  附子  有炮附片和淡附片。附片、黑附片、白附片可直接入药。生附片有毒,加工后降低毒性,便于内服;炮附片以温肾暖脾为主;淡附片长于回阳救逆,散寒止痛。炮附片:取砂置锅内,用武火炒热,加入净附片,拌炒至鼓起并微变色,取出,筛去砂,放凉。淡附片:取净盐附子,用清水浸漂,每日换水2~3次,至盐分漂尽,与甘草、黑豆加水共煮至透心,切开后口尝无麻舌感时,取出,除去甘草、黑豆、切薄片,干燥。每盐附子100kg,用甘草 5kg,黑豆10kg。 

  三、炼法 
  炼制,是在沸水中短时间浸煮的方法。主要目的有破酶保苷(如桃仁、苦杏仁),破坏毒蛋白(如白扁豆),同时也有利于分离种皮和种仁。 
  苦杏仁  有苦杏仁,苦杏仁和炒苦杏仁。苦杏仁有小毒,炼去皮,除去非药用部位,便于有效成分煎出,提高药效;炼杏仁擅于降气止咳,润肠通便,多用于新病咳喘,肠燥便秘;炒后可去小毒,并具有温肺散寒作用,多用于肺寒咳嗽,久患肺喘。苦杏仁中含有苦杏仁苷,是苦杏仁中含有的止咳平喘的有效成分。制品中的苦杏仁酶在炼制过程中因沸水煮烫破坏,故煎剂中苦杏仁苷的含量高于生品。炼制条件,一般以10倍量沸水,加热5min为宜。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